第十二届国会‧安华:持续超支会“上瘾”

浏览:955时间:2020-07-28

(吉隆坡1日讯)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声称,自北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吉出任首相及财政部长后,我国从2009至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开销都超出收入,他担心政府若持续性增加开销,将会“上瘾",甚至成为一种病态。他认为,预算案不应该只是专注在数据增长,而是专注在提昇家庭收入及中小型企业发展上。“家庭收入的多寡与国家经济息息相关,是测量国家经济成长成果的标準。"“在国家收入及不平衡的情况下,将无法确保国家经济增长。"他指出,若政府没有完善的经济规划,预算案将成为一个廉价的政治宣传手段。将成廉价政治宣传手段他说,2012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开支超过原本预算的9.4%,即216亿令吉,单是公务员薪金调整及津贴,就超过原本所预算的数额,即增加15亿令吉。“我认为,在国家面对赤字问题的同时,政府应该缩减及节省开销。"安华于週一在国会下议院辩论2013年度财政预算案时说,民联早前已拟订一份全面的国家经济发展计划,主要在于整体及国家经济规划,包括设定最低家庭收入4000令吉,确保增加人民的“可支配性收入"(Disposable Income)。在提昇国人的家庭收入方面,他提出8项建议供政府参考,即:‧发展中小型企业的经商环境,不应该只照顾数间大企业的老闆或朋党公司;‧着重在提昇工业生产技能及专业知识方面;‧扩展新的工作领域及新的经济活动;‧提昇技职教育以面对全球化竞争;‧政府必须制订完善的政策,确保每家公司的雇主与员工都能享有公平的福利;‧家庭收入的多寡,是促进国家经济繁荣的重要支柱,因此必须确保每个国民都能够受惠于政府的每项政策;‧特别的群体的福利不应该被政府边缘化;‧确保国人收入稳定以便他们有能力继续参与投资。5年总贷款额1840亿安华认为,若于2010至2013年这期间可以达到6%的经济成长率,国家收入及税收预料可以增至87亿7900万令吉。但是,他讽刺纳吉在出任财政部长后,政府的债务于5年内,单是利息便已高达56%或提昇至80亿令吉。“根据国家银行数据,从2009至2013年总贷款额已多达1840亿令吉。"他说,欠债额越多,我国每年的经济下滑速度便越快,从而让中央政府的财务情况面对很大的后果。安华在辩论2013年度财政预算案时,建议政府在进行收购工程及开放招标工程时必须公正及透明,并可在财政部监管下提高70亿令吉或28%的额外经济收入。他认为,在纳吉担任财政部长后,有多达150亿令吉的收入,若能够善用及妥当管理,必定能够推行更多的惠民政策,同时有能力取消国家高等教育基金,人民无需偿还贷款。“我国与新加坡、台湾及韩国等原于同一年代发展,目前却只能与土耳其的经济相提并论。"他举例说,1970年代,我国的国民人均收入为400美元,韩国则是270美元,可是,目前韩国的经济地位,已经在全球地位佔重要位置。指大马比韩国落后30年“在国阵政府领导下,我国的经济情况日益欠佳,甚至已经失去竞争能力,比起韩国已落后30年。与此同时,我国目前也面对来自周遭其他比我国落后国家的挑战,随着这些国家开放经济下,经济情况也已比我国好。"他以土耳其为例说,由于该国的经济政策採取开放、公平、诚实的态度,因此他相信该国的经济将可能在日后比我国强大。安华嘲讽说,我国虽然是石油生产国,但国阵在执政15年内都无法解决赤字问题,主要是因为他们太过照顾朋党公司。滥权滥用400亿削弱经济安华指出,我国的经济体系已因为贪污滥权而被削弱,同时缺乏经济能力。我国每年被滥用的钱将近400亿令吉。他说,根据2008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,我国被滥用的金钱高达280亿令吉,包括国家养牛中心计划被滥用高达2亿5000万令吉,另外还有一宗商人被拖欠债券案,滥用金额高达5亿8000万令吉。“金钱被滥用是因为政府没有进行财务监督所致。"他在国会辩论2013年度财政预算案时,讚赏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在财务管理上有特出的表现,包括成功降低各项开支至20%。“在槟城方面,债务更是从2008年的6亿3000万令吉,而于2011年减少至3000万令吉。"安华指出,虽然民联执政的州属被排除在经济发展之外,但还是成功将贫穷率从2002年的17.8%,于2009年减少至4.8%。“吉打州方面,在开发树桐业后的收入,从2008年的900万令吉,于2011年时增至8000万令吉。"他认为,只要国阵能够效仿民联政府谨慎监管及处理开支,并公平落实招标,他相信可以节省20%的国家开支,即多出300亿令吉的余额用在其他领域。安华说,我国的家庭收入仍然处于贫穷阶段,慢慢演变成“富有的人越来越富有,贫穷者越来越穷"的困境。这显示,政府所推行的政策并没有惠及低收入者。他说,根据调查,2009年时有44.2%住户的每月平均收入是低于2500令吉,由20%富裕的一群人控制我国50%的经济,即表示有约40%贫穷的一群,只能分享14%的经济蛋糕。他认为,经济转型计划并没惠及贫困者,只会造成贫富悬殊的鸿沟越来越大。传递系统偏差拨款遭骑劫安华抨击国阵政府的传递系统出现偏差,导致给予人民的拨款被骑劫,无法在政府推行的援助计划中受惠。他说,基于朋党与领导层有密切的关係,以致只有朋党能够获得政府所颁布的发展计划,并可在重要的发展计划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他举例,国阵政府拨出5000令吉协助中小型企业,最终中小型企业只得到2000令吉,当中的3000令吉则被骑劫。他说,2009年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显示,在27%处于赤贫线的贫穷家庭中,只有10%从政府的援助计划中受惠。安华提到,政府与特许经营公司签署的不平等合约,导致人民必须承担倍额的费用,增加人民的负担。此外,他补充,东马继续面对被边缘化的问题,砂拉越及沙巴的基本建设比半岛其他州属落后。【热点新闻:2013年预算案】‧2012.10.02